首頁
無人與我全文
排行

無人與我全文

分類: 其他
更新: 2024年06月10日

李舟輕輕碰了碰他的胳膊:“壽星,來一局吧?”李舟是他的發小,從小到大他們冇有什麼事情能瞞的過對方。林辭看著這一屋子不熟識的人像他投來目光,作為壽星,他自然是不能拒絕的。他將手上一口冇動的蛋糕放到茶幾上,也加入了遊戲。他一向不喜歡吵鬨的環境,一開始加入遊戲,還真是有些不適應。,“3號!”一個紮著馬尾的女孩高聲喊到。林辭看了一眼手中的牌,很是無奈地說了一聲,“是我。”大家一看是壽星,立馬又開始起鬨。那女孩抽了一張遊戲卡牌,看了一眼,不太滿意地唸到:“你最感動的一件事?”不是什麼變態問題或者懲罰,大家不免有些失望,卻也興致勃勃地等著壽星開口。林辭沉沉開口,“最感動的事啊……”,他最感動的,莫過於15歲那年,他們都是初三即將中考的學生,一天放學,他正急匆匆地往家裡趕,想要回去複習那怎麼也搞不明白的函數圖像,中途卻被他的同班同學楚淵攔下。楚淵是一個很陽光開朗的男生,喜歡籃球,擅長體育,倒是學習這塊不怎麼拔尖,但也不差。楚淵個子比他高了幾乎半個頭,拚力氣根本拚不過,就被硬拉著去了離學校有兩條街的一家小飯館。他那時跟楚淵並不熟悉,被一個不熟悉的同學強硬拉走耽誤複習時間,林辭自然是非常惱火的,但他力氣又冇有楚淵大,最終隻能是被他按在座位上。他憤怒地瞪著眼睛看著楚淵點完了餐,一字一頓,咬牙切齒地質問楚淵到底要乾什麼,楚淵並不正麵回答他,隻是說請他吃飯,無論他再怎麼生氣,楚淵也隻是讓他先吃飯再說,服務生把楚淵點的餐送上來,竟然是一碗加了兩個蛋長壽麪,楚淵有些尷尬,撓著頭對他說:“今天是你的生日吧,那個……我聽說、聽說你好像不愛吃甜的,所以給你點了一碗長壽麪,再忙著複習也要偶爾放鬆一下是吧啊哈哈哈哈哈,呃……我也不太會說話,就——生日快樂。”說完就不好意思地低下頭笑了。林辭有些驚訝,他最近確實一直在忙著複習,早就忘了自己的生日,父母也是成天圍著他的學習轉,估計也不記得了。可是楚淵,一個並不熟悉的同學,不僅記得他的生日,還知道他不愛吃甜食。“可是……”他望著碗裡的兩個雞蛋,“我也不愛吃雞蛋。”“我知道。”楚淵摸了摸自己的頭,又是尷尬地開口“但是,你天天覆習,那麼累,又這麼挑食怎麼行,我可是專門讓老闆給你加了兩個雞蛋呢。”林辭看著碗裡並不想吃的雞蛋,怎麼說也是人家的一片好意,他也隻好拿起筷子,不情不願卻也異常感動地吃了一口。他抬頭就對上楚淵亮晶晶的眸子,隻覺得麵前這個不熟悉的大男孩變得不那麼陌生了。很快,那一碗麪,還有不愛吃的雞蛋,都被他吃完了,一頓飯迅速拉進了兩人的距離,從此他看向楚淵,眼裡也帶著和楚淵一樣的光芒。日複一日的高強度複習早已將學生們變得麻木,但這一個生日,一碗麪,對麵那個有點羞澀的大男孩,是那些枯燥乏味的日子裡回憶起來還帶著溫度的光。再後來他和楚淵的關係被雙方的家裡人發現,他們頂著世俗,不顧家人阻撓,一起私奔了,兩人那時還都隻是在校大學生,什麼也冇有,在外流浪了幾天,又正巧碰上了他的生日,楚淵又帶他回到那個離家很近的小飯館,吃了一碗加了兩個蛋的長壽麪,這是他們從15歲那年起,每年的慣例,隻是這一次,楚淵冇有吃,他隻是像15歲時一樣看著他吃完,然後兩人決定一起回家。他們對抗著家人的反對,站在世俗的逆流,一路肩並肩地走了過來,不論這路途有多麼艱難,他們還是一起挺過來了,但經曆了那麼多,兩人最後還是分開了。。

無人與我全文最近章節
羽濯枝他碗作品大全
熱門推薦
  • bxp>辭職下鄉,莫名擁有了聽懂動物說話的能力bxbr/>是舊文,有憋屈情節,也冇多少人看,之前玻璃心鎖文了,那個賬號現在不能進行安全驗證不能解鎖也不能更新新文,所以修改點細節一起發上來bxbr/>內容標簽:幻想空間靈異神怪情有獨鐘日常bxbr/>bx
  • 一個愚人節出生,被父母嫌棄認為是害人精的南方女孩,去到遙遠的北方城市讀書。一個是喜歡音樂,卻被家族企業限製追夢的支教老師。 女子是全係院最漂亮的老師,女孩是全係院最漂亮的冰山學生。偶然的機會讓她們兩個完全不同社會層次,卻想法一致的師生在一起了。 她們震撼了全校師生,低調的同時又轟轟烈烈的讓所有師生羨慕不已。 可天公不作美,命運冇有款待兩人。她們的愛情終究會走到了一個無底洞裡,永遠不可自拔。
  • 【無穿越無重生無金手指純古言】【設定架空+私設一堆,不可深究】 【微群像:配角會有自己的故事,也會有配角隨著劇情需要下線】 【提前排雷:女主前期混世魔王+成事不足+武功極差,全靠男主和哥哥保護。後期瘋批修羅+嗜殺成性,不是聖人,但絕非壞人】 她是波詭雲譎江湖裡一個不諳世事的少女,十一歲就被身處漩渦中的哥哥送上山保護起來。 直到有一天偷溜下山,遇見了那個自稱是神醫唯一親傳弟子的男子。 他出言總是輕浮,可一路上他安排妥當護她周全,似無所不能。 不過萍水相逢,可分彆時她心中竟泛起一絲不捨。 他是身懷一身絕技的神醫弟子,不肯救人,反而在九歲那年救下一把快刀。比起救人,他更喜下棋。 直到有一天佈局完畢,他開始按計劃接近他視為第一顆棋子的女子。 善弈者謀,不善弈者憂。他算好這盤棋局中的每一顆棋子走向。 都說落子無悔,可他卻數次將那顆將死之子救回。 棋局將定,又有誰贏了這場對弈。